亚洲卫视 > 入门手册
回乡调锅记
日期:2011-11-21 9:14:32 阅读:   来源:ccctv

所谓回乡,其实是回家里领导的家乡。虽不是我的故乡,但这里的确算得上乡村。要说离长春有八十公里这里也不算偏远,但附近没有任何工业,除了山上的树林及河边的少量稻田,就是遍野的苞米地。这里的村民田地都比较多,农忙时忙得要命,农闲时闲也闲得要命,年轻人农闲时多外出打工。七月底八月初,正好赶上农闲,我们一家三口来到了孩子姥姥家,这里天气凉爽,空气清新,真是度假的好地方。

回去之前,家里领导就布置了一个任务,给老丈人把凤凰卫视调出来。来了之后,发现这里与前两年不同了,家家户户的大锅几乎已经看不见了,偶尔能看见一两个“小耳朵”从屋檐下伸出来,从方向上看是中九,我猜应该和每家还都立着的松木杆天线一样已经闲置,只是不想费事把它们拆掉罢了。高高耸立的松木杆电视天线其实在前两年大锅流行时很多已经闲置,我觉得之所以能留到今天,足见村民对它的留念,在电话普及之前,立上一跟又高又直的松木杆,把电视天线架起来是村民获得信息和娱乐的主要渠道,可能也是撑起门户的一种象征吧。最近,村里通有线电视了,模拟信号,四十几个台,一个月十块钱,得到了村民的普遍欢迎,有地方的人家把用了两三年的大锅收到了下屋仓库里,没地方的把锈蚀了的支杆掰掉,锅就扣在菜地边任其腐朽。当年花“大价钱”装的杂牌锅质量都不咋样,有的已经不能用了,其他的也坚持不上一两年了,我想这可能是有线电视在这里受欢迎的原因吧。

岳父想收凤凰卫视,在这里算是有些另类了,因为这里有线四十几个台基本含盖了“甄府”[1] 的几个台和各省卫视台及本地台,信号清晰稳定,除了能看天气预报这个最受欢迎的节目外,也能了解国家大事和看看国内的电视剧,年轻人要看看体育,“甄府”五台也够了,总之本地村民的收视需求也就仅此而已了。

这次回去,正好赶上下雨,今年吉林省受灾的地方比较多,还好我们这里情况不是很严重。天晴后,我就开始了调锅的工作,先找到家里以前用的一米五直径铁网锅,发现底座支架的一根铁杆已经锈断了,其他支杆也快了,只好放弃这个破锅了。邻居听说我要用锅,很热心地要送我们一个,我于是去他家看,结果发现三面变形的锅面摞在一起,锅面虽锈但成色还中用,只是馈源支杆都已经锈断或掰断,也找不到了。本想买个新的,可村里买东西不那么容易,离县城十五公里,再说我也不知道哪有卖锅的。

调锅的工作又停顿了两天,附近村的老舅打来电话,说他家里的锅不用,可以带来。于是他开着手扶拖拉机把他的锅带来了,我看了看,锅的成色还算可以,虽然有锈迹,支杆和锅面都还结实,只是一米二直径,我嫌它有些小。本来我就打算用它了,老舅听说我嫌小,没十分钟就搬来了个一米五的锅,是他在本村熟人的,也是没在用的。这个锅还算好,虽有变形,但不严重,虽有锈蚀,但没锈透。可以看出锅瓣最初的组装就很不专业,各瓣结合处高度差明显,因为连螺丝都锈死了,重新组装也不现实,想想收C波段,影响不是很大,也就开始了调锅的工作。

我把这次带来的普斯塞特17K、C波段高频头装在馈源口里,因猜测这个锅原来是收中星6B的,就把锅后的调节杆拔出了一点,就是让锅的仰角小一点,好与105.5度亚洲3S的仰角匹配。整理出两根同轴线,质量都很一般,长度都不够,就将其接在了一起,用防水胶带反复缠了几圈,两端再上了F头。家里原来用过的高斯贝尔接收机个头不小,应该也能用,不过我还是接上了我带回来的个子小巧的皇视接收机,这样准备工作基本完成。

接下来,就是为锅找个地方,院子地方绝对够大,但被粘苞米地占去不少,院子里种的粘苞米是区别于大田里种的苞米的,这里大田里种的被称为“商品粮”,是留着卖的,而院子里的是自己吃的。找了一圈,我找到摞在一起放着的一对碾盘,碾盘上比较平,也够结实和稳定,正好放锅。将接收机和电视接好,输入凤凰一组的参数,把锅放在碾盘上,用两块红砖压住底盘,轻轻转动锅的方位角,信号就出来了,再仔细微调方位角和仰角(将底盘下垫了一块废的薄铝板),信号显示已经变成彩色,信号质量已经有了二十七八,于是将这一组收下。

岳父看到收来了凤凰,虽然还偶尔有点“马赛克”,但很高兴了,说就这样吧。这对我这个发烧友来说哪够,接下来,仔细调了高频头的极化角和焦距,凤凰一组的信号质量达到了48%,已经非常稳定了。我拿出了专门带来的“卫视传媒”的《符码率手册》——本来我不认为它有什么用,但这里没有互联网,所以派上了大用途——虽然是四月份出的,有点老,但把大部分免费台都收了下来。因为华娱卫视一组的信号质量只有23%,正常天气基本不“跑马”,但与其他组差别较大,还专门发短信问我的朋友,朋友答复说这是正常的,这一组本来就弱一些,这我才确认我输入的参数没有错误。接下来就是编辑节目,把大部分外语台都删掉了,因为岳父母是不会看这些节目的,不过我保留了“fashion TV”和“今日俄罗斯”等几个英语台充门面,编辑完总共有18个台。

接下来的日子,岳父最喜欢看的是盼望很久了的凤凰卫视和一个以前没怎么看过的阳光卫视,偶尔发现岳母会和他抢遥控器,要看韩剧,不过他们都抢不过我家孩子,因为我家孩子每天到时间就要看星空卫视的动画片“海贼王”。接着有线的另一个电视是比较新的,也比较大,但现在很少看了。

接下来的假期清净平和,挑了个好天,向邻居要了点刷大门的银粉漆,把锅面锈蚀部分和支杆接头部分刷了一遍,希望这个锅能再用两三年,毕竟我回来一次不容易。又找了个大饮料瓶把高频头保护了起来,把馈线重新整理了一下,锅的底盘上再多压几块砖。在下屋库房找到了以前用过的高斯贝尔高频头,因为这次回来我还带了个四切一开关,本想再接一个头,收中星6B,后来想系统越简单,也就越稳定,不易出问题,也就作罢。

转眼假期已过三分之二了,这天中午岳母突然闹眼疾,按照本地的翻眼皮疗法,症状反而加重了,角膜上出现了一块白斑,我家领导赶快陪母亲去县城里看眼睛,开了几瓶眼药水,估计是急性角膜炎,回来之后,症状已经有所减轻。岳父听说,院里的磨盘属于“青龙”,是不能压的,把锅装在磨盘上很可能是岳母眼疾的原因。虽然我不信这些,但所谓入乡随俗,马上把锅从磨盘上挪下来,放在旁边的红砖地上。虽然地凹凸不平,但也没费多少事,就把信号调好了,用砖把底盘重新压好。第二天,岳母还到村里会点“巫术”的老太太那去看了看,给讲了讲眼病的原因和解决方法。岳母的眼病很快就开始好转,到我们走时,基本痊愈了,我估计最有用的还是那几瓶眼药水,而不是别的。

临走,我又看了看我装的这个锅,还与它合了影。希望在我下次来之前,它都好好工作,亚三卫星的下行信号不要做大的调整,好让岳父岳母能一直看他们喜欢的节目。